您的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 他们那天来得很早

1999年12月31日,《人间四月天》拍完,他和周迅去台湾一个偏远的小镇宣传,那时人也没什么名气,戏也还没火。夜里回程台北的路上,俩人包一辆小面包车,车开啊开,周迅困得不得了,突然车里的广播响起。黄磊记得很清楚,广播说的是,你们知不知道跨越千禧年的时候你跟谁在一起,你将和他一生纠缠不清。

乐评人戴方那会儿跟他们混在一起,她说唱片公司老板宋柯曾带着这个小组织见过李宗盛,看李宗盛能不能帮着做几首歌。刚开始一切很好,李宗盛带他们到自己棚里、到家里聊音乐,渐渐地,大哥也扛不住了,因为这女孩太晕了,太另类了。

这时开始倒计时,我才意识到跨年了,八、七、六、五我就看着她,她就冲着我笑,她说咱俩纠缠不清,我说不会吧,咱俩,二、一,我们俩手拉着手,跨了一个千年。我说新年快乐,她说磊哥新年快乐。

黄磊有些高兴,又有些怅怅的,他说起自己喜欢在片场看书,周迅很崇拜,常常找他聊天,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半月谈,半个月长谈一次。但是后来这半月谈,半年也不谈,现在快半生都过完了。

《人物》记者在厦门、福州片场待的5天里,周迅当众哭了两回。一回拍洪水肆虐,周迅要在暴雨中没入齐胸深的冷水里挣扎,每次下水前,她喝一口金门高粱酒。那场戏拍了一条又一条。凌晨时分,每个人都又冷又困地熬着,周迅大声喊岸上的男友、经纪人、朋友、记者和工作人员都过去,一定要让所有人把手叠在一起,不许松。她眼睛一闪一闪,哆里哆嗦地说,做任何事,我们在一起,说完眉毛一蹙,滚下两行热泪。

从台湾回来,两个人没有往来,10个月后,他们双双接到了《橘子红了》的剧本。黄磊忽然发现原来纠缠不清是在《橘子红了》里面,而那个半年的纠缠不清像一辈子那么长。

《橘子红了》最后一场戏,俩人诀别,戏里周迅怀着黄磊的孩子,他们那天来得很早,面对面坐着,还没拍,周迅就哭,黄磊也掉眼泪。那场戏拍完黄磊觉得很累,心脏不舒服,他跟周迅说自己去影棚门口抽根烟,周迅跟出来,也抽烟。就在那个门边上,黄磊说,她站在我旁边,忽然我觉得像过完一辈子,两个人站那儿像过完了一辈子。

1999年,高晓松找到周迅的经纪人,说,钱只有您要的十分之一,但我只要她35天。当时是夏天快过完秋天还没来。高晓松说,35天就是夏天到秋天,一片树叶子从树上落下来的时间。我们不做什么,这35天也会过去,叶子从树枝上离开,掉落到地里。我们拍这个戏,一起用这35天,叶子怎么落下我们把它记录下来了,不然的话,叶子也落了,但是这段生命状态没有留下记录。

和剧组相比,录唱片的团队小太多了:总共4人,周迅玩儿心一起,剩下仨全被带跑,最后4个人录10首歌抻了一年半相当于周迅拍50集电视剧《红高粱》和3部电影的时间的总和。

还有一回,几个老朋友来片场看她,得知周迅的美籍华裔男友archie听不懂中文,不管会不会,每个人都搭配着手势比划努力地讲英语。周迅坐在一旁怔怔看着,突然说,为什么那么开心,又哭了。

那之后,黄磊只见过周迅很少几面,在明星云集的活动现场。他说周迅总是明星当中王冠上的最璀璨的一颗小珠子。她一看见我,就喊磊哥磊哥,跑到我这边,有时坐我腿上,有时坐沙发座儿上,坐我旁边。

那段岁月周迅一说起来就两眼放光,录音棚在一个湖边上,今天录不出来,ok,大家歇会儿,聊天,溜达,然后还到乡下去放风筝。在棚里就做游戏,演戏嘛,灯一关,我演特别多钱的制作人,所有人都要来讨好我。我们疯的时候,曾宇就在那儿,哎,差不多录两句吧。

黄磊的瞬间,高晓松的瞬间,周迅全忘了。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,是吧?我是大金鱼。周迅对《人物》记者说。

2002年第一次见制作人、火星电台乐队的曾宇和黄少峰时,周迅抱着两瓶香槟就来了。10年前我跟陌生人见面,害羞得真不知道该说什么!我想,怎么办,我先揣(喝)两瓶香槟吧,喝了酒话比较容易往外说。一见面,我们喝!然后过程就变得比较轻松,我们仨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,我跟黄少峰就结拜。

周迅一到公共场合露面,身边小十号人就惶惶不安。2008年,拍电影《女人不坏》间隙,周迅去王若琳[微博]的弹唱会现场玩,乐评人戴方记得,大伙儿在后台喝酒聊天,她接到周迅当时的经纪人黄烽的电话,说小周没接电话,你一定要提醒她,今天记者特多,注意一下形象,别叼着烟之类的就出来了。戴方如实转告,周迅也记住了不能叼烟,但是转眼就拿着一个酒瓶子出去了。旁边一个女明星则先把酒倒进纸杯里,很自然地端出去,看不出来喝的是什么。第二天,周迅就和酒瓶子一起上了报,黄烽问她,小周啊,怎么回事?周迅答,你没说不能拿酒瓶子!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dwardlakeman.com四不象图,历史开奖记录查询,EL7C版权所有